<b id="46cjq"></b>

    <video id="46cjq"></video><b id="46cjq"></b>
    <b id="46cjq"></b>
  1. 寒冬醪糟暖

    【时间: 2020-12-10 10:14 内江日报】【字号:
    资料图

    二十四节气的大雪已过,天气越来越寒冷。在这个季节,喝一碗醪糟水,吃一个醪糟蛋,会感觉寒气顿消,全身温暖。

    我出生在川南一个大煤矿,冬季阴冷潮湿。大人们说,喝了醪糟水能驱寒除湿,吃了醪糟蛋能强身健体,整个冬天都不冷。寒冬里,凡是从深井矿区工作一天回来的当家人,家属都要给他煮上两个醪糟蛋。当家人喝了醪糟水,吃了醪糟蛋,疲劳很快得到缓解。

    煤矿家属区的土墙青瓦房,一排排挨得很近,谁家的醪糟香了,很远都能闻到,其他没有做醪糟的家庭,不管多困难,也会想方设法弄点糯米或晚稻米做一大钵钵醪糟,给寒冷的冬季升点温。

    我们家的“生活主管”是外婆,她为了让全家老小在冬季享受醪糟的香甜和温暖,提前很久就会想办法弄回几斤糯米,把碎米筛去(碎米不会丢,做成粑粑煮醪糟),淘洗干净,用清水泡上一夜,再捞起来装进甑子,大火蒸熟。然后,把蒸熟的糯米饭倒在事先准备好的大簸箕上摊凉。

    腾腾热气中,外婆将温凉的开水洒在摊开的糯米饭上,不时用手背去试温度,听她说可以了,我就赶快把洗干净的土陶钵钵端出来。外婆在钵钵内壁撒一些酒曲粉,然后双手把糯米饭捧进去,铺一层糯米饭,撒一撮酒曲粉,糯米饭铺完了,她就在面上的中心位置做一个漏斗状的酒窝,用温开水把装酒曲粉的碗洗干净,再把这水浇在酒窝里。最后,把土陶钵钵盖好,用棉被包裹起来,放在床上靠墙的角落。

    那时,我们一家三代七口人,只有三张床、三条被子,用了一条去焐酒,就得三四个人挤一个被窝,晚上脱下来的棉衣,还得盖在焐酒的钵钵上。外婆会适时伸手进去摸一下,感受里面的温度,如果觉得温度低了,她还会把第二条被子也盖上去。几天时间过去,在大家的期待中,醪糟香了,满屋暖意融融。

    外婆舀上一大瓢水倒进锅里烧开,再舀适量的醪糟放进去,把碎米粑粑切成小块一起煮,放点红糖或者白糖,煮好后,分舀成七碗。然后,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,各自端着一碗醪糟粑粑,满屋都是醪糟的香味。

    有一次,我端着香香甜甜的醪糟,几口就吃完了。外婆见我的馋样,又把她碗里的分给我吃。后来我竟然醉了,在床上手舞足蹈唱起外婆教的童谣:“喝了醪糟水,小雪大雪都不冷,吃了醪糟粑,小年大年就来啦。”唱着唱着就睡着了。

    中学毕业后,我下乡到了一个偏远贫困的小山村,那里不通公路,不通电,不通广播。在那个“与世隔绝”的寒冷冬季,特别渴望醪糟的甜香和温暖。

    我托人到镇上买了酒曲,凭着记忆里外婆做醪糟的过程,用生产队分的晚稻米,泡、蒸、和、焐,一步不落。然后用一个大箩篼,装满干谷草,把放了酒曲粉的晚稻米饭钵钵放进去。我还学外婆,白天把被子盖在上面,晚上把棉衣盖在上面,时不时伸手去测试一下温度。在那个冬季最寒冷的时候,我的知青小屋终于醪糟飘香。

    “扎雨班”(下雨天不出工)的时候,邻村的几个知青来我的小屋相聚,我煮醪糟招待他们,没有粑粑,就把红苕去皮切成小颗粒放进去煮,没有白糖,就放几颗糖精。朋友们大口喝着红苕醪糟水,热火朝天地聊天,忘记了寒冷。

    后来,上学、工作,成家生子,不经意间,儿子又有了儿子,我也到了记忆中外婆的年龄。这些年来,每每看见日历上跳出小雪、大雪节气,就想着准备一些醪糟,时不时给家人煮一碗热腾腾的醪糟水驱寒,当然现在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苦地做醪糟了,超市里随时都能买得到现成的。买回醪糟,可以煮醪糟蛋、醪糟汤圆,大汤圆、小汤圆,红糖、白糖,任意搭配。

    但我还是思念外婆做的碎米粑粑醪糟,思念下乡时煮的红苕醪糟水,那难忘的味道告诉我:无论多寒冷的冬季,只要与亲友同在,有醪糟共品,就一定是温暖的。

    编辑:林婷静
    记者:罗学娅  
    --> 日本亚洲欧美高清专区vr专区,中国熟妇牲交视频,日韩欧美亚洲每日更新在线,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